由实业家Andrew Ryan在1940年建造

2020-05-29 01:52栏目:社会
TAG: 乌托邦

  声明:百科词条人人可编辑,词条创建和修改均免费,绝不存在官方及代理商付费代编,请勿上当受骗。详情

  )是乌托邦(utopia)的反义语,希腊语字面意思是“不好的地方”(not-good place),它是一种不得人心、令人恐惧的假想社群或社会,是与理想社会相反的,一种极端恶劣的社会最终形态。反乌托邦常常表征为反人类、极权政府、生态灾难或其他社会性的灾难性衰败。这种社会出现在许多艺术作品中,特别是设定在未来的故事。反乌托邦出现在许多虚构作品的亚流派中,常用于提醒人们注意现实世界中的有关环境政治经济宗教心理学、道德伦理、方面的问题,这些问题如果被人忽略,有可能导致出现反乌托邦的状况。

  反乌托邦(dystopia)一词来源自乌托邦(utopia)。它的希腊语前缀意指“坏的、不好的”。

  1818年,英国哲学家、法学家和社会改革家杰里米·边沁,使用了cacotopia(最糟政府所在的假想之地)这个词。

  根据牛津英语词典的记载,已知最早使用dystopia一词,是英国哲学家、经济学家约翰·斯图尔特·密尔于1868年在英国下议院前的演讲。密尔指责了政府的爱尔兰土地政策:“称它们为乌托邦式的或许太过褒扬,它们更应被称作反乌托邦式(dys-topians, or caco-topians)。通常称之为乌托邦式的是某些太过美好而难以实现事情,但它们则显得更倾向于太过糟糕而不可行”。

  表面看来是公平有序、没有贫困和纷争的理想社会,实际是受到全方位管控只有自由的外表,人的尊严和人性受到否定。

  肃清。领导者用宣传对国民洗脑,把自己的体制说成理想社会,反抗者被强制制裁并排除在社会之外。

  社会不公。在社会承认的市民阶层以下,有不被当人的贫困阶级和贱民存在,事实上是贫富两极的社会。

  生育管制。为强制进行人口调整,市民的家族计划、恋爱、性行为、妊娠、产子等都由社会管控。

  通过愚民政策,完全遮蔽以上负面资讯,或者市民阶层将这些弊端视为理所当然并自然而然予以接受。

  一些作品中的反乌托邦社会表面上充满和平,但内在却充斥着无法控制的各种弊病,如阶级矛盾资源紧缺、犯罪迫害等,刻画出一个令人绝望的未来。这一类小说通常是叙述人类科技的泛滥,在表面上提高人类的生活水平,但本质上掩饰着虚弱空洞的精神世界。可能的世界观设定有:人类丧失自由、物质浪费蔓延、道德沦丧、民主受压迫(或以另类方法制造“民主”)、阶级制度横行、自杀风气横行等等。故事表达的方法主要是透过一些变数,如人工智能背叛人类,“野人”被带进文化世界等,令主角明白到人类文明已变得僵化或腐化,并带领自己走向毁灭,而主角再从中作出自我的选择。

  反乌托邦主义的代表作包括了1932年著作的《美丽新世界》,英国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和《1984》,以及的《我们》(亦翻作《反乌托邦与自由》)等等。不过这类小说并不都是宣扬消极意义,阿西莫夫所著的《钢穴》则描写在人与人工智能矛盾的大环境下,人渴望人性自由并化解人机矛盾,建立人机合作的典范。

  虚构的乌托邦社会,基本上是根植于空想主义的政治原则之上,成功地给民众带来积极有益的成果;虚构的

  在《当沉睡者醒来》(When the Sleeper Wakes)一书中,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把统治阶级描写成享乐主义的和肤浅的。乔治·奥威尔威尔斯笔下的世界和杰克·伦敦的《铁踵》(The Iron Heel)做对比,认为《铁踵》中反乌托邦式统治者显得暴虐、狂热,这样写更合乎情理。

  一些作品的反乌托邦社会中,统治阶级推行草菅民众、暴虐无度的铁腕统治,而这些反乌托邦政府机关中又有一些人或者团体领导抵抗,意图从内部改变他们的政府。如阿兰·摩尔的《V字仇杀队》(V for Vendetta)。

  描述反乌托邦政治生态的小说包括:《Parable of the Sower》《一九八四》《美丽新世界》《华氏451度》,此类电影则包括:《大都会》《妙想天开》《大逃杀》《FAQ: Frequently Asked Questions》《超世纪谍杀案》《饥饿游戏》《分歧者》《移动迷宫》 《未来都市NO.6》等。

  和极权主义或死寂一片的虚假和平相对,便是无政府状态也是反乌托邦的另一种题材,而表现通常是暴力而不是恐怖。

  ,便是经常性地自相残杀。虽然缺乏明确的证据证明,人类真大规模地有过这种事情,但也成为了假设政府机能的条件,便是保卫和平与治安。他还警告过不负责任的领袖,可能透过故意制造紧张的状态使人民乞求其保护而维持其权力。

  小说《一九八四》,架空的近未来背景三个超级大国间,故意以长期化的低烈度的常规战争来维持其高压统治的借口。

  美国《国定杀戮日系列电影》,假设未来政府在每年定时短期内放弃了所有紧急服务机能,在短暂的无政府状态中任由国民扮演临时的罪犯,尽情发泄对社会的怨恨,因为其无政府状态仅是一种理想化的可控条件下发生,实际上是无政府主义的产物,影片具有批判乌托邦式的资本主义和无政府主义意味。

  文学和媒体作品中的反乌托邦社会,其经济结构存在很多变体,这是因为作品中的经济通常和被作家设定为压迫根源的因素直接相关。但这些社会大致会依循几种原型。

  常见的一种是国家计划经济,例如艾茵·兰德的《Anthem》和Henry Kuttner的短篇《The Iron Standard》。还有则是社团主义者和法西斯主义者控制的计划经济,例如诺曼·杰威森的电影《Rollerball》。一些反乌托邦,例如《一九八四》中的那样,有着交易危险而稀缺货品的黑市,或者角色完全被国家控制的经济所摆布。这类经济体系通常缺乏效率,例如Philip Jose Farmer的《Riders of the Purple Wage》,在臃肿的福利体系中,从社会责任中解脱的完全自由驱使下层阶级从事各种排斥社会的行为。库尔特·冯内古特的《Player Piano》中,中央控制的经济系统确实使得物质丰富,但却剥夺了人们劳动的人文意义,所有的工作都奴仆化、令人不满,而且只有少之又少的受过教育的人才有资格让精英和他们的工厂接纳。Tanith Lee写的《Dont Bite the Sun》中,没有友善,只有满不在乎的消费和享乐,使得主角开始寻求生活的深层意义。

  即使在那些经济体系并非社会弊端根源的反乌托邦中,国家也常常控制着经济,例如《美丽新世界》。其中一个角色,对于自己并非社会一员的暗示报以惊恐的反应,理由是每个人都为其他所有人而工作。

  其它一些作品描写了庞大的私有化社团主义,私人拥有的超大公司有效地取代政府制定政策和作出决策。他们操纵、渗透、控制、贿赂、与政府结契或者扮演政府职能。赫伯特·乔治·威尔斯昏睡百年首创本题材,是以十九世纪欧洲没有普选制的资产阶级民主下,政府的纪律部队只作为付得起重税的富人的打手。后来可见于小说《Jennifer Government》《Oryx and Crake》,电影《异形》《云图》《阿凡达》《机器战警》《超世纪谍杀案》《瓦力》《Visioneers》《Idiocracy》《THX 1138》《Rollerball》。在赛博朋克流中,公司统治很普遍,如尼尔·斯蒂芬森的《Snow Crash》、菲利普·狄克的《仿生人会梦见电子羊吗?》及其改编《银翼杀手》。

  与科技乌托邦将技术视为对人类有益的补充的主张相反,技术反乌托邦只关心并专注于新技术带来的负面效应。

  最常见是把医学或心理学的技术,轻易地大量用到人类身上来满足较狭隘的目标。如发条橙中假设政客洗脑囚犯的人体实验对象当作政绩工程,或者像银翼杀手别让我走用生物工程制造短寿的复制人当奴隶唤使或强逼用。

  在奥尔德斯·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中,人们在出生前就划分为指定等级:“阿尔法(α)”、“贝塔(β)”、“伽玛(γ)”、“德尔塔(δ)”、“爱普西隆(ε)”。社会等级越低,脑力程度越低。在Herbert W. Franke写的《Ypsilon Minus》中,也将人们划分成许多按字母顺序标识的群体。

  一些虚构反乌托邦,诸如《美丽新世界》和《华氏451度》,消灭了家庭,并且不遗余力防止其作为社会制度死灰复燃。《美丽新世界》中,婴儿经由人工繁殖,“父亲”和“母亲”的概念被认为是猥亵的。在一些小说中,国家对母亲们采取敌视行为,例如《一九八四》,孩子们组织起来监视他们的父母;而在扎米亚京的《我们》中,孕妇(怀有非婚生子女)的逃亡被视为对抗国家。

  宗教团体扮演着被压迫或者压迫者的角色,其实类似历史上的神权政治,没有任何宗教自由。

  《美丽新世界》中,国家的建立包括剪除所有十字架(象征基督教)的顶端把它们变成T形(象征福特T型车)。相反,玛格丽特·爱特伍的小说《侍女传说》的故事则发生在基督教神权政体统治下的美国。

  在俄国作家Elena Chudinova写的《The Notre Dame de Paris Mosque》中,穆斯林移民变成欧盟主要的人口与政治势力,使欧洲变成了欧拉伯。

  在《我们》中假设未来仅有基督教是唯一合法的宗教,而在《来自新世界》佛教是故事中唯一合法的宗教。

  在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中,为了社会安定而完全抹杀个体的个性、情感,社会成为一体。

  在扎米亚京的小说《我们》中,人们获准每周两次各一小时,在此短暂期间可以生活在公众视野以外,并只可用数字指代而不是姓名。

  一些作品,例如库尔特·冯内古特的《Harrison Bergeron》中,强调了因为屈从于冷酷的平等主义社会规范而感受到的压迫感,这些规范压制了以不平等的形式展现的技艺和才华。类似的,在雷·布莱伯利华氏451度》中,反乌托邦用特殊部队知识分子。

  虚构的反乌托邦一般是都市,常常断绝它们的成员与自然世界之间的一切接触。

  毁灭自然界的重度污染在很多反乌托邦题材电影中都很普遍,例如《骇客帝国》《阿凡达》《机器战警》《艾莉塔:战斗天使》《Wall-E》和《超世纪谍杀案》。

  反乌托邦是文学,尤其是科幻文学中的一种文学体裁和流派。反乌托邦主义反映的是反面的理想社会

  。在这种社会中,物质文明泛滥并高于精神文明,精神依赖于物质,精神受控于物质,人类的精神在高度发达的技术社会并没有真正的自由。这一类小说通常是叙述技术的泛滥,技术修饰着原有的优点,深深掩饰着固有的缺陷。在表面上提高了人类的生活水平,而本质上是在掩饰空虚的精神世界。人被关在自己亲自制造的钢筋水泥牢笼里,阴暗冰冷、精神压抑。在这种生存状态下,物质浪费蔓延,道德沦丧,民主受压迫,等级制度横行,人工智能背叛人类,最终人类文明在高科技牢笼中僵化、腐化,走向毁灭。

  反乌托邦主义的代表作有英国赫胥黎的著作《美丽新世界》,英国乔治·奥威尔的《动物庄园》和《一九八四》,俄国扎米亚京的《我们》:它们并称为反乌托邦三部曲。 这类小说并不都是宣扬的消极意义。如 阿西莫夫 所著的《 钢窟 》则描写的是在人与人工智能在矛盾的环境下,对人性自由的渴望并最终化解了人机矛盾,建立了人机合作的典范。

  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Huxley)的《美丽新世界》(《Brave New World》),是二十世纪最经典的反乌托邦文学之一,在国内外思想界影响深远。

  书中广博地引用了生物学、心理学知识,为我们描绘了虚构的福特纪元632年即公元2532年的社会。

  这是一个人从出生到死亡都受着控制的社会。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由于社会与生物控制技术的发展,人类已经沦为垄断基因公司和政治人物手中的玩偶。这种统治甚至从基因和胎儿阶段就开始了。

  这是一个有阶级、有社会分工的社会,人类经基因控制孵化,被分为五个阶级,分别从事劳心、劳力、创造、统治等不同性质的社会活动。人们习惯于自己从事的任何工作,视恶劣的生活和工作环境与极高的工作强度为幸福。因此,这是,一个快乐的社会,这种快乐还有别的措施保障,比如睡眠教学,催眠术被广泛用来校正人的思维,国家还发放叫做索麻的精神物让人忘掉不愉快的事情。

  正是在这个“美丽新世界”里,人们失去了个人情感,失去了爱情――性代替了爱,失去了痛苦、激情和经历危险的感觉。最可怕的是,人们失去了思考的权利,失去了创造力。

  《动物庄园》(Animal Farm)亦译作《动物农场》、《动物农庄》,英国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的一个重要作品。本故事描述了一场“动物主义”革命的酝酿、兴起和最终蜕变。1945年首次岀版英文版。

  农场里的一头猪(Old Major)在提出了“人类剥削牲畜,牲畜须革命”的理论之后死去,若干天(准确是三天)后农场里掀起了一场由猪领导的革命,原来的剥削者——农场主被赶走,牲畜们实现了“当家作主”的愿望,尝到了革命果实的甘美,农场更名为“动物庄园”并且制定了庄园的宪法──七诫。

  但不久领导革命的猪们发生了分裂,一头猪被宣布为革命的敌人,此后,获取了领导权的猪拥有了越来越大的权力和越来越多的特别待遇,逐渐脱离了其他动物,最终蜕变成为和人类完全一样的牲畜剥削者,动物庄园的名字也被放弃。

  内容梗概:生活在大洋国社会中层(外围党员)的真部纪录司职员温斯顿对所处的社会和领袖“老大哥”(Big Brother)产生怀疑,并与另一位外围党员裘利亚产生感情,因而成为思想犯,在经历了专门负责内部清洗的“友爱部”的思想改造之后成为“思想纯洁者”,自愿被处死。

  《1984》(英文:Nineteen Eighty-Four)是英国作家乔治·奥威尔创作的一部政治讽刺小说,初版于1949年,与1932年英国赫胥黎著作的《美丽新世界》,以及俄国叶夫根尼·扎米亚京的《我们》并称反乌托邦的三部代表作,通常也被认为是硬科幻文学的代表作。在这部作品中,奥威尔深刻分析了极权主义社会,并且刻划了一个令人感到窒息和恐怖的,以追逐权力为最终目标的假想的未来社会,通过对这个社会中一个普通人生活的细致刻画,投射出了现实生活中极权主义的本质。

  《我们》是一部融科幻与社会讽刺于一体的长篇小说。讲述“我”——未来的大统一王国的数学家、设计师的故事。大统一王国由大恩主领导,人们高度一律,都没有独特的姓名,只有编号。我是D-

  503。这个王国的人们连作息都严格按照王国发下的《作息时间戒律表》来进行。王国的人们也不可能自己去找对象,而是在统一领导下由王国的有关机构指定。给那些编号的男女发一种粉红色的小票,让他们凭票进行性生活。比如今天男D-503的性对象就是女号码O-90。但是503也偷偷地看点,发现古人居然还生活在自由之中,也就是说还生活在无组织和野蛮之中。“使我一直困惑不解的是:当时的国家政权怎么能允许人们生活中没有我们这样的守时戒律表,对用餐时间不作精确的安排,任人自由地起床、睡觉。有的史学家还谈到,当时的街上好像灯火彻夜通明,车马行人通宵穿行不息。”

  更令号码503奇怪的是:“这个国家居然对性生活放任不管——这真是咄咄怪事:不管是谁,在什么时候,进行多少次,在什么地点……都由着人们自己,完全不按科学规律行事,活像动物。他们也和动物一样,盲目随便地乱生娃娃,真让我觉得可笑!”

  这个大恩主领导的大统一王国充满着很多科学的创造发明,在他们眼中,我们这些古人是不可思议的。在我们眼中,他们已经科学进化得近乎完美。比如,他们已经用科学手段来写诗歌了,把数学法则融入诗歌之中。又比如说,他们天才性地创造发明了“一致同意节”。

  可是有一天号码D-503遇到了女号码I-330,不由自主地爱上了她,并稀里糊涂地参与到了她推翻大一统王国的计划中。最后,I-330的计划被国家护卫局侦破,号码D-503等人被捆在手术台上接受了切除幻想的手术。I-330被送进了一种叫作“气钟罩”的刑具里处死……当然这个大统一王国里已经有不少号码已经背叛了理性——他们不愿意接受王国要求他们接受的切除幻想的手术。“西部街区仍很混乱,那里又哭又喊,又是尸体,又是野兽……”

  故事似乎是在一种谢主隆恩的气氛中结束。号码D-503在日记的最后一页坚定了对王国理想的信念:“40号横街上已经筑起了一堵临时高压大墙。我希望胜利会属于我们。我不只是希望,我确信,胜利属于我们。因为理性必胜。”

  《钢穴》是美国当代科幻作家艾萨克·阿西莫夫(Isaac Asimov,1920年1月2日-1992年4月6日)推出的长篇推理侦探科幻小说。

  《钢穴》讲述的是一个侦破故事。宇宙城里有位机器人专家被杀了,宇宙人怀疑是地球人干的,于是派了机器人机·丹尼尔到纽约来协助破案。纽约城的侦控伊利亚·贝莱受局长朱里尔·安德比之命,接受了这次任务。此时,地球文明已经进入了高速发展时代,人们生活在一个钢铁制成的洞穴中,享受着技术的现代化和高效率。但同时人口的压力也越来越大,因此,有一部分中古主义者希望回到过去那种大自然中的地球生活,他们排斥机器人,认为是机器人抢走了他们的工作。侦探贝莱也是出于这样的生活压力,接受了这个任务,他希望能借引使自己获得晋升。几经侦查,贝莱终于找出了真正的凶手,即朱里尔·安德比。同时,贝莱与宇宙人接触后,也接受了向地球外殖民的人类发展计划,故事以圆满结局。

  堪与扎米亚京的《我们》、赫胥黎的《美妙的新世界》、奥威尔的《一九八四》并称四大反乌托邦小说

  直到有一天,发生了一次大地震,常规治疗被耽搁,部分成员恢复知觉,开始怀疑这种制度的合理性。他们策划逃离到一座“自由之岛”,但是,那里原来是“统一电脑”专门为 “无可救药的人”安排的……

  作者以层层递进的故事情节、匠心独运的人物刻画和话语艺术张力,描写了在一个高度同质化的世界里,人是怎样在现代高科技的‘统一’操控下而丧失了个体精神和自然属性、被‘驯化’或异化得泯灭了人性、变成了非人的……从某种意义上说,这部小说所具有的艺术特质和思想深度已经远远超越了‘反面乌托邦’的疆域,其新颖之处不仅表现在对未来的高科技时代(计算机时代)的场景富有前瞻性的生动描绘上,作者对未来几十年人类占主导地位的思想意识、伦理道德和价值判断体系所作的富含哲理性的推断或展望更是令人叹服。

  《和谐》(harmony/)为日本小说作家伊藤计划创作的科幻小说,2015年被改编成动画电影。

  21世纪后叶,世界陷入被称为“大浩劫”的混乱之中。人类开始建筑由虚伪的善良与理论构成的“乌托邦”。为了抵抗这样的社会,三名少女宁可选择饿死,结果只有一名少女成功。13年后,自杀未遂的雾慧唐看见同样自杀未遂的吉安拿起餐刀割破喉咙。同一时刻,全球约有6千多人自杀,其中一半死亡……雾慧唐为了解开这么多人自杀的谜团,只身前往巴格达,没想到竟然听闻了儿时伙伴——理应已经自杀了的米阿哈的消息。这一切的背后究竟隐藏着怎样的内幕?

  本书是一本有着严肃内核的科幻小说。本书发生在不远的未来,计算机、AI已经成为安排人类衣食住行的工具,人类物质生活极大丰富和便利,所有人几乎可以得到任何想要得到东西。但其实人类是被计算机所“豢养”而不自知。这套计算机的程序核心就是“裁决者”。直到某一天,本书主角通过一些巧合的事件(也就是程序的bug)发现了这个秘密,找回了自我,并最终唤醒了人类。

  故事的女主角名翠丝,生活在反乌托邦背景下的芝加哥,那时的社会已经被分成了五个派系,每个派系都是纯粹的美德,每个人都将进入一个派系被培养,这五个派系是:友好、诚实、博学、无私、无畏。。每年都有一个固定的日期,所有16岁的人必须在这一天选择他们余生将要奉献给的派别。对于翠丝,她更想跟家人在一起,于是她做出了一个令所有人(

  在北美洲这块废墟大陆上,有个新兴国家‘施惠国’。国内有十二个行政区,以及一座被行政区围绕的富饶都城。至高无上且专制残酷的都城,每年逼迫十二行政区交出12岁至18岁的少男少女各一名,投入一年一度的“饥饿游戏”,并以电视实况转播,藉此恐怖手段来维持威权统治以及国家秩序。

  与寡母跟妹妹同住的十六岁少女凯妮丝,自愿代替在“抽签日”被抽中的妹妹参加猎杀游戏。她曾经走过死亡边缘,此刻已决心赴死。但残酷的生存游戏却激发凯妮丝强韧的求生意志,她成为了游戏的强力竞争者。在通往生存的苦战之路上,她面临重重艰难的抉择:生存、人性以及爱之间。

  《移动迷宫》系列故事将读者带到未来世界,那时人类受到致命病毒“闪焰”的袭击而面临生存危机。一群毫不知情的年轻人被放置到“生存大实验”中,为了生存,他们必须克服难题才能拯救自己

  史上最受拥护的角色扮演游戏故事之一,最终幻想6找到了一个像纳粹一样的控制着这个帝国的政权。由Emperor Gestahl主导?,适时地命名为“Gestahlian帝国”,它被魔法和科技的力量一同保护着,使用着“魔法科技”来掌控世界。一股被称为“回归者”的反抗运动正在与之对抗。这个冲突打开了一个蒸汽朋克世界,那里传统被科技的前行队伍所撞击。最终幻想6是角色扮演游戏系列中首部将已确立的幻想设置推进到科幻和技术型社会。

  在Syndicate(法语trade union贸易联盟)的沙砾世界里,你掌控着创造这个乌托邦以期一个改变。通过控制在这款旧风格的单机游戏中的四个公司杀手们,你的目标是获取版图,开发新武器和技术,而且通常是为你自己的所有物建立个地狱?(地牢)。这就是反乌托邦,正如它的最混乱无序和残忍。技术和科学从机会主义者们和满脑子只想着生意的犯罪分子中中创

  所以,在Jak2中拯救了世界之后,Jak和Daxter在续集的开头“庆祝”---被流放到一个如此恐怖和不幸的地方,它被简单称为“荒地”。那些新世界的居民是一群有创造力的人,不是吗?这片土地怎么变得这么贫瘠自始自终都没有解释,但至少他们不宜居住的地形让在郊外的一些带劲的赛跑比赛成为可能。

  如它的前篇一样,最终幻想7避开了以前角色扮演系列游戏中的中世纪设置,而选择了一个未来科幻小说场景。这时,主角们面临着一个百万?大公司,它用它不切实际的想要找到充满高能量的“应许之地”的计划来威胁毁灭世界。这个Shinra电子能源公司,位于黑暗,被压制的Midgar首都的总部,通过一个铁拳来统治着人民,而用它的军事力量来让人民处于检查中?。故事的主角们本质上是开始于为打破Shinra对人民的掌控的领土斗争。直到游戏结束,平衡才得以重归这个星球,却付出了巨大的代价。

  一个若隐若现的都市,它看起来像是个高速运转的社会。当然,这仅仅是海市蜃楼罢了。城市里的双子、腐烂在信息和无处不在的监视之下。只有通过法国的街头极限运动艺术(城市体操)才能使这个反乌托邦臣服,让信息流通重新开始。像任何一部小说中的专政,使这个系统败落之前的一个平衡必须加入考虑。由一个险恶的警察来统治的相对平静的国家真的比一个留给自己设备的城市坏吗?

  有时一部反乌托邦未来并不是像一个无情领袖对权利的无止欲望的故事这样简单。在Ion Storm的未来派单机游戏杀出重围中,主角被推入一个聚集了引导黑暗和严重秘密的古代阴谋势力中的世界里。这个有它的全貌:赛博朋克黑客,香港黑帮,光照派领袖们,基因工程病毒,甚至是去51区的一次旅行。这个由发展商?Warren Spector和他的杀出重围团队想象出来的地球黑暗,无望。你必须作出决定,将人性带回光明。

  政府总是压迫人民,而又在某次阴谋中被抓个现行。游戏赋予玩家人物拆散这样一个与外星人合作绑架无辜人民并吸取他们生命力的腐败的政府的任务。我们的女主

  人公Jade要对付另一个星球上的力量已经很难了,但同时她还要与自己的压迫性政府做斗争。在Hillys这颗发达星球,超越善恶让人类和人型、神性动物公共生活在一起,但他们的存在却始终处于外星冲击的炮轰中。这部饱受赞誉的游戏成功地在传达社会及政治信息时显得有趣。

  在2277年,华盛顿特区附近地区,已经成为核辐射荒地达长达200年。直到此时你从一个辐射庇护所出现去寻找你走失的父亲,表面的世界已衰落到互相为战的小派系---有突变异种,幸存者和士兵们。在食物链的顶端是Enclave和Eden总统,他们将自己分离与其他人,作为基因更优越者,(向他人)强加他们的极权意志。辐射的世界残酷而黑暗,而它的居民们要么是行尸走肉,很早以前就什么都不在乎了,要么就是罪恶的机会主义者,卖你晚餐的同时向你开枪。没有任何一部反乌托邦设置给我们如此令人毛骨悚然的绝望感觉。

  很少有视频游戏像生化奇兵一样呈现出这样一个黑暗的反乌托邦视觉,2K的大气第一人称射击游戏被设置在Rapture水下失败的乌托邦。由实业家Andrew Ryan在1940年建造,作为他预见的这一天的压

  迫的逃生路径,Rapture很快分崩离析,当基因拼接的科技进步导致了阶级战争和经济危机,它们将人民分裂。取材于经典反乌托邦文学作品,如《阿特拉斯耸耸肩》和《1984》,生化奇兵对控制,自由,平等和力量提出疑问。而且它让你从你手中射击出很带劲的火球。

  “ 欢迎。欢迎来到17城。”这是戈登·弗里曼(自由人)在他从停滞和猛推进入半条命2时向你致敬的话。虽然它很难被称为一个令人心动的地方。人类在外星球联合的监视之下生存着,而大家长Breen博士则作为他们的代理而步入了地球管理者的位置。他的脸在媒体屏幕上装饰着,他的声音无处不在,?威吓着公民/市民屈从。但这个“自由人”的力量在抵抗斗士中的力量是强大的,他们中的许多将这位前任科学家视为救世主般的人物。虽然游戏带你出城进入到周边的城郊,大本营的威胁尖顶远距离地显现,而外星球联合的统治的沉重压迫是一个不变的暗示。

  小兔快跑是由Laura Hales[3D]Sarah Lin[3D]Kevin Chen[主程序]

  联合制作的2D+3D的游戏。以第一环节的繁殖小兔2D游戏作为主题“反乌托邦”的一种对照。把它做成一种理想化的样子同时逐渐引入一种“这个世界有点不对”的反乌托邦感,前至第二环节。而第三环节,则进一步强调了这种疏离感,让你更加无法确定什么是真实的,让你质疑身边发现的一切...

  在人类的心理状态和性格倾向都能被数值化的未来。所有的感情、欲望、社会病态心理倾向等全部被记录并管理,大众以“好的人生”作为目标,竭力于数值性地实现它。

  被用作判定人们的思想应有状态、个人精神本身的测量值,人们习惯将它俗称为“PSYCHO-PASS”。其中与犯罪相关的数值也用“犯罪系数”来计测,犯罪者们就根据这些数值被制裁。

  维持治安的警察们常常和抓捕犯人们的行动部队“执行官”、以及监视指挥执行官们的“监视官”们一起作为一支队伍执行任务。自身就有着相当高的犯罪系数、能够接近犯罪根源的搜查官才能够成为优秀的“执行官”。因为“执行官”也有着可能孕育成犯罪者的危险倾向,所以就需要对搜查行动有着冷静的判断力的精英“监视官”来监视。

  反乌托邦式的社会舞台,是1000年后的日本,得到被称为“咒力”的特殊能力的人们在“八丁标”的结界中促成一个小小的团体,无论是思想还是对外界的认知,记忆、爱、甚至生命的支配都被统治着。在这其中,渡边早季、朝比奈觉、秋月真理亚、伊东守、青沼瞬五位少年和少女们,为了守护日益衰弱的世界和同伴,投身到了各种各样的冒险的旅程中....

  反乌托邦式的社会,故事舞台是一个于2013年的未来都市NO.6。这是一个没有犯罪,没有灾害,也没有疾病的未来都市。在这个都市里,只要你是优异或属于精英的人,你便可以享受最高的权利及拥有最佳的教育环境和生活。而男主角紫苑则是在2岁的时候便给人升格为精英了。但就在他12岁生日的晚上,在那个下著狂风大雨的晚上,却遇上了一个完全不属于他世界的人——老鼠。老鼠身受枪伤,从外面闯进了他的房间,但紫苑不但没有害怕,反而被老鼠的某些特质吸引住了,所以紫苑向他伸出了援手。可是,第二天当发现老鼠消失之后,紫苑也随即因窝藏逃犯而被剥夺一切权利,被贬为最低下的市民。虽然如此他却还期待着跟老鼠的重逢。然而,当他们再度重逢,紫苑正在生死之间徘徊着……

  郑渊洁原作的《魔方大厦》是描述来克因魔方打乱后拼不回去,将魔方怒而掷地,魔方却突然变大,好奇的来克便进入到魔方世界里的一个故事。

  原来魔方大厦是由二十六个“方国”组成的,有装在罐头里的家长、玻璃国、火车国和星座号油轮等等非常有趣的国家。来克在这些国家里开始了一系列神奇的历险。《魔方大厦》的所谓恐怖,主要是因为它展现了一个没有美化过的世界,给那个时候的儿童展现了一个从来没有想象过的世界。相对于甜美的童话是如此荒诞,所以震撼。加上音乐的诡异,色调偏阴暗(所有角色的肤色要不使用无彩色系的灰或者白,要不使用非常深的颜色。即便和今天某些日系主流的,轻松治愈的或者日常的动漫相比,其颜色绝对都是极其大胆而又可怖的。)并且使用形似《格尔尼卡》这类抽象画中的,扭曲的几何图形;而很多布景的花纹也采用了疏离感强烈的奇特图案(比如大量使用“眼睛”形状的纹理。),从而在视觉上营造出冰冷,恐怖的感觉。

  白鸽岛上的居民正在为建岛一百周年举行庆祝仪式,却因来自摩牙飞舰的彩虹夫人前来争夺一尊雅尼人的石像而备受挫折。毫无心理准备的白鸽岛顿时陷于惊慌失措之中。在现阶段的外星人统治下,原本相互为敌的几方人被迫在白鸽岛一起居住。外星人打着寻找自己各族隐匿在人类中的头叛徙的旗号,挑动人类相互怀疑残杀。而自己扮演一个救世主,从面而使人类在精神上屈服。在武力的胁迫下,无知的人们把自己的邻居——“外星人的叛徙”推上了断头台。少年天望,承受着同的屈辱,忍辱负重独闯阴阳之界去收集对付外星人的第七种元素,途中历尽生死磨难,灵魂与肉体倍受煎。在他的带领下,少年们与邪恶展开了殊死搏斗,以宝贵的生命,满腔的热血重塑了人类的尊严。

  故事讲述的是在近未来的某个时间,人们已经不生存在自然世界中,而是生活在罗姆德(穹顶,Romdo)里;人类不需要感情的存在,只要遵守秩序,就能成为良好市民,维持生命。 故事从移民文森特来到穹顶开始,他的监护人莉露是个美丽的警局工作人员,同时也是穹顶最高执政者的孙女。文森特到来后不久,穹顶就发生了多起杀人事件,并有许多奥特雷机器人被能够产生自我意识和情感的我思(Cogito)病毒感染,莉露着手调查此事,新上任的警备局局长劳尔也带着他的奥特雷出动。在此期间,文森特的奥特雷感染死亡,并出现巨大的怪物追击他;莉露在自己家中被怪物袭击,在她的身边也开始出现被称为了“awakening”的迷之信息。灰暗的画面,琐碎的情节,支离地构筑起Romdo的管理执法体系以及错综的人物关系;直到文森特被当作违法者,而他又误会莉露出卖了自己,心灰意冷之下,明白自己无法成为良好市民的他逃离了罗姆德——用在旁人看来是自杀一样的方法。之后,故事出现了转机,令人惊讶的发现原来世界上并不只有罗姆德的存在……于是,文森特带着感染了我思病毒的奥特雷皮诺开始了寻找自我的旅途,世界为何会变成这样?代理人又是什么呢?

  《攻壳机动队》的故事背景被设定在2040年代的日本虚构城市新滨市,此时全世界刚刚经历过两次世界大战,世界格局发生了剧变。而此时科技的发展已经可以把人除了大脑之外所有器官全部义体化,就连大脑本身也都可以改造成具有联网功能的电子脑。由于电子脑巨大的优点,社会上层和中产阶级在身体条件成熟后做义体手术将自己“电子脑化”已经成为社会常态。同时人类的交流方式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然而全种族电子脑化和义体化也带来了新型的社会安全隐患,针对电子脑的犯罪随着义体率的提高也增多起来:黑客随时有可能侵入别人的大脑甚至篡改他人的记忆,而电子脑毒品的流行也是另一个问题。于是专门应对这类案件和恐怖行为的公安九课就应运而生。

  我们可能并没有意识到,我们每天面对的互联网是一个反乌托邦的隐喻。它既像一九八四,记录行为和信息,又像美丽新世界,让我们放弃了思考,快乐而不自知。要睡觉了,一天过得充实又快乐。尽管很多年前,的《一九八四》和。的《美丽新世界》都多多少少写到了今天。

  影片本身,其实并不疯狂;或者反过来说,Zootopia的精彩程度远远超越了一个“疯狂”所能形容的。影片不是要把动物堆在一起,而是要为他们的共处创造出最具可能性的社会形态。影片的野心不止于此,它还在这看似完美的社会制度中“别有用心”地嵌入了一份反乌托邦要素。

  摸到自由的光, 就忘掉阴暗的巢。 今天我们聊反乌托邦和人性…… 不知道大家发现没有,这几年,人们好像越来越热衷于关注人性,比如这两年很火的几本书,《乌合之众》、《未来简史》、《1984》、《动物庄园》、《娱乐至死》……

  SOMI承认,自己的灵感或多或少来自于这项规定,这些灵感最终诞生了Replica,这是一个像《1984》一样的反乌托邦游戏。 在这里,所有的反抗都是徒劳的。 “这里原本就没有什么英雄,只有普通人呀。”SOMI这么说。

  我们永远猜不透未来世界什么样,反乌托邦电影却能让我们体验幻想。 它是一次心悸,一个噩梦,一场危险边缘的美妙试探。

今日相关新闻

  • 检查外包装是否完整无误
  • 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 调查员领导者从神话卡卡组顶端抽一张卡出来
  • 饿死后到了阎王殿还不罢休
  • 常用来指示某一类别